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红蜻蜓皮鞋“折翅”:上市8年首次亏损,3000家门店令创始人难眠

2023-02-16 16:12:06 2515

摘要: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叶曼至老牌鞋企的日子不太好过。近日,红蜻蜓(603116.SH)发布2022年业绩预告,预计公司2022年年度实现归属净利润为-2500万元到-3750万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情况。对此,红蜻蜓将亏损原因归咎...

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叶曼至

老牌鞋企的日子不太好过。

近日,红蜻蜓(603116.SH)发布2022年业绩预告,预计公司2022年年度实现归属净利润为-2500万元到-3750万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情况。

对此,红蜻蜓将亏损原因归咎为受疫情影响,极大增加了公司经营困难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红蜻蜓自2015年上市以来,首个出现净利润亏损的年度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红蜻蜓营收、利润多次下滑,企业发展已陷瓶颈。

曾经助红蜻蜓扩张版图、大展宏图的线下门店,如今也成为压在公司心头的一块巨石。红蜻蜓创始人钱金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如今的3000家门店对企业来说成了一个负担,“甚至让我睡不着觉。”钱金波直言。

针对公司业绩、经营管理等相关情况,2月6日,时代周报记者联系红蜻蜓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

红蜻蜓“飞不动”,仅仅只是皮鞋行业的一个缩影。近日,奥康国际(603001.SH)、哈森股份(603958.SH)、ST起步(603557.SH)等鞋企也在近日发布2022年业绩预告,提前“剧透”利润大跌。

如何走出乏力困境,重新焕发企业活力,皮鞋品牌们还需另寻转型升级之路。

“低飞”的红蜻蜓

红蜻蜓创始人钱金波,现年59岁。70年代,钱金波辍学打工,从做木匠做到转售皮鞋,到了80年代,他选择“弃木创业”,并在1995年建立自己的皮鞋厂,“红蜻蜓”应运而生。

2015年,红蜻蜓正式在上海证券所上市。目前,红蜻蜓的品牌定位是“商务时尚皮鞋”,主要业务为设计、开发、生产和销售成人鞋靴、箱包皮具以及儿童用品。

21世纪过后,红蜻蜓产值便已超过一个亿,商业版图更是越做越大。2015年~2019年期间,红蜻蜓在全国有门店超4000家。

好景不长,据财报,自2017年起,红蜻蜓的营收与归母净利润便开始双双跳水。从营收来看,2017年,红蜻蜓营收可达32.45亿元,到了2021年仅为25.11亿元。

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,红蜻蜓的式微与销售渠道变革有关。

从宏观环境来看,在过去“渠道为王”的年代里,传统鞋企跑马圈地,扩张版图,其销售业务普遍更为依赖线下门店。

如今,随着互联网经济、直播电商的兴起,用户逐渐被线上所分流;另一方面,受近年疫情影响,不少门店大批停业。庞大的线下渠道不再是鞋企业绩增速的引擎,反倒成了累赘。

也就是这一阶段,钱金波之子钱帆开始深入公司内部,逐步接手公司经营管理。

钱帆出生在1987年,在国内读完高二后,便远赴英国留学7年。2012年,钱帆进入红蜻蜓企业架构,从此开始参与公司新零售、数字化等业务当中。

2022年9月,红蜻蜓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选举董事钱金波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,选举董事钱帆为第六届董事会副董事长,同时继续聘任钱帆为公司总裁。钱帆距离接棒又进了一步。

图源:红蜻蜓官方微博

但如今摆在钱帆面前的并非康庄大道,而是正在“低飞”的红蜻蜓。

不仅营收下滑,从门店数据来看也不理想。2022年上半年,红蜻蜓关闭门店435家,截至报告期末,全国共有2993家门店。

从财报来看,红蜻蜓主要收入依然来自线下门店销货,关店带来的货品滞销,无疑造成其“收利双减”。

财报显示,2022年三季度,红蜻蜓营收16.62亿元,同比下降7.01%;归母净利润2184.56万元,同比下降44.11%;扣非净利润-706.02万元,同比下降1063.04%。

尽管业绩下滑,但红蜻蜓在销售上的花费却没有减少。2022年三季度,红蜻蜓销售费用为3.75亿元,同比增长10.21%。

另一方面,库存高企也是鞋服企业普遍存在的痛点。2016年,红蜻蜓存货金额曾高达9.59亿元,较上年同期期末增长33.62%,占总资产21.8%。

不过,经过几年“库存改革”,红蜻蜓的“库存危机”有所缓解。2021年,红蜻蜓存货下降14.72%至5.98亿元,周转天数为140天,占总资产比值为13.2%。

难做的皮鞋生意

除了红蜻蜓,奥康国际、哈森股份、ST起步等鞋企的生意也不好做。

日前,奥康国际发布业绩预告,2022年预计亏损3.2亿元至3.8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3.5亿元至4.1亿元;扣非净亏损为3.8亿元至4.4亿元。

哈森股份与ST起步也于近日发布业绩预告。哈森股份预计,2022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.4亿元到-1.65亿元;ST起步预计,2022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5亿元至-6.7亿元。

在业绩低迷的刺激下,鞋企开始走上品牌改革的自救道路。

“中国有千千万万的老企业都急需品牌年轻化和数字化转型,从而焕发新的活力。”在钱金波看来,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在于思维和人才,“我们经营企业几十年,对传统的业务流程非常熟悉,也形成了研产销一体化的渠道,问题就只是如何改变业务流程和业务设计,从而实现产品在线、直播在线、物流在线、支付在线、沟通在线这‘五个在线’。”他直言道。

2022年7月,红蜻蜓旗下子公司浙江惠利玛产业互联网有限公司成立,并成立惠利玛鞋革产业互联网平台,通过研发包括“好货通”、“好采通”、“好卖通”等五个工具,建立鞋革行业数字化产业链。

除了数字化,红蜻蜓也正在靠近年轻消费者。

为了让老牌女鞋变得更潮,2022年,红蜻蜓在品牌、产品、店铺层面上进行升级改造,将品牌LOGO由英文改成中文“红蜻蜓”,并将“蜻蜓”元素融入产品,打造国潮系列新鞋类。为了能够成功“抓住”年轻人的脚,红蜻蜓陆续推出乐福1957系列、麒麟老爹鞋系列、马丁靴系列等多款产品。

钱帆对外表示,年轻化意味着企业领导者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改变,要了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。“品牌年轻化关键是渠道和产品要转型。”

红蜻蜓门店

奥康国际也在跟上潮流。2022年12月,奥康品牌正式官宣艺人陈伟霆为其品牌代言人,并同步推出首创奥康运动皮鞋,紧扣“舒适”主题。

退市5年的“鞋王”百丽,也在进行数字化营销升级。官宣艺人刘雯成为其新的代言人,与诸多品牌跨界联名,并大力发展线上渠道以及购物中心、奥特莱斯的线下渠道,吸引年轻消费者进行打卡消费。2021年,百丽线上渠道的收入占比超过25%。

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服装行业VC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除了找明星代言,对于皮鞋品牌来说,关键是要丰富企业的产品线,加大线上渠道的投入。

“十年前,做单一鞋类或许还有路可走,但现在,不少运动鞋、休闲鞋类品牌都开始生产皮鞋,皮鞋企业的优势已被削弱。”上述VC强调,皮鞋企业应在皮鞋这一优势单品上不断创新,并且同步发展其他鞋类产品,才有可能走向更大的市场。

品牌升级转型,道阻且长。皮鞋品牌们能否通过拥抱年轻化成功脱困,柳暗花明,还需打上一个问号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